Friday, March 18, 2016

年龄她不是罪过
只是时间催人老
纵然心依然年轻

于是我被推向了
您们口中的好人
他没有让您们失望
我收到了花还被约会

交不出的心
我比谁都看清
然而你们更看清我的年龄

使我不敢果断拒绝的原因
却更不信只有单方面的真爱
也配得拥有幸福

哪怕青春易逝
我花光了所有的好运
我应该还剩下一点点的
可以奢求

纵然青春不再
我依然闭眼许愿
一些容许我等待的时间

那个
出现在梦里的他
不只是个梦

总有一天
我们会在那里遇见


Friday, January 1, 2016

親愛的二十八

28歲的這一年來了。沒有太多的激動。我想像過的28,我曾經期待的28,我覺得年歲中最美麗的28,她來了。

這一天,我終究沒有變成白天鵝。幻想過自己在28是個事業穩定美麗成熟的女孩。然而現實是我尚未畢業沒有工作前途不明。希望自己在28歲結婚,把最美的自己送給另一半。然而來到了這一年,我也明白,倘若不是真愛,我一個人可以過得更精彩自在。28,我終究沒有變成苗條時尚女,走路沒有高跟鞋踏出自信的節奏,頭髮不會飄逸,最重要的是,腰間仍然掛著「游泳圈」,臉龐一樣寬大看不見尖下巴。許多事情,我依舊不懂得處理,不會表情管理,臨場反應遲鈍,不會說好話得罪人還不自知。遇到挫折與不順心的事,我的第一個反應總不是想辦法而是掉眼淚。

這就是我。

一個再過七個月就滿28的女人,或許永遠當不成「女人」,更沒有重來的機會。新的一年,我只想要更愛我自己。學會愛自己才會愛別人。接受真正的自己的缺點才會接受別人的缺點。承認自己的不足才會包容別人的不足。不看低自己才不會看低別人。這些我一直學不會的功課,是28歲的作業。

Saturday, December 19, 2015

記envy x toe


半夜一點半在這裡幹嘛
應好室友的要求記一下今天去看envy x toe 的表演吧

在說這個之前我先要說今天因為好室友忘記拿票,結果我竟然從台北衝回中壢回家拿票再衝到台北看表演,還沒有因而晚進場。如果你了解我,知道我有多麼怕麻煩,多麼討厭別人遲到和忘記帶東西,再看看我接下來要說的故事就知道今天有多奇特。下午當我還在辛亥路找那家我嚮往已久的蛋糕店,手機螢幕幫忙導航的谷狗map跳出好室友的來電通知她跟我說她忘了拿票。這裡我要酸她因為這次笨笨的不是我。哈哈哈哈。事後她不斷道歉,還請我吃(很肥)的雞排,但其實我要說今天很奇特的是,我除了有點無奈、有點累並沒有生氣。如果今天envy x toe 是我極想看的或許我會對自己發很大的脾氣,但因為這次的表演是好室友更想看的,所以我反而不生氣(不過希望還挖得出時間去吃蛋糕囉)。我想應該是因為我和GD一樣對喜歡的人都特別好吧(這時硬要扯GD出來),如果沒有被我喜歡那就很抱歉了,姊超容易生氣的。

回頭說,同場看到envy x toe 超酷的。一個是hardcore一個是數學器樂搖滾。這兩種都是我不熟悉也不常聽的音樂,尤其hardcore有時會讓我消化不良。不過,聽現場真的有趣多了。toe走的是數學器樂搖滾。每一種樂器都像是各玩各的音符節奏,全都結合在一起又可以帶出不一樣的感覺。這時候我喜歡閉起眼睛,隨意在不同的樂器中跟上節奏,又或是感受一下整首演奏出來的效果。好像喝一碗好喝的湯,似乎猜得到食材,卻又說不準。

envy走hardcore路線。我說這樣的音樂讓我消化不良,是因為我還未能完全習慣那種吼叫的唱法。可是現場非常不一樣,所有的樂器都和主唱的吼叫聲聽起來很和諧,有一種宇宙大爆炸的美感,不覺得吼叫只是吼叫而已。不知一般現場是否都像這樣,但今天整場下來,我都很enjoy,只是內心深處還無法有共鳴。

當然這次沒有像去BIGBANG演唱會從頭到尾亂跳亂唱亂叫(最後才有),但是相較BB演唱會全場high翻,這次我更認真的在聽,想著是甚麼讓他們想要用這樣的方式呈現自己,呈現這個世界。表演結束後,我還未有答案。不過,表演中我想起了大學時光,還有大學時期喜愛的陳綺貞。

最後小記,第一次看到表演外場許多人吞雲吐霧加人手一瓶酒,有點嚇到。不過,我後來覺得,喝點酒或許對hardcore的消化有幫助(?)哈

打完睡覺
晚安~

Thursday, November 12, 2015

面對離別

到底怎樣面對一段過去的戀情。我總是告訴自己,要記得當時的美好。不要為離別的傷痛耿耿於懷。

有一個朋友,交往了五年的女朋友因病逝世,自我封閉了兩個月。另一個朋友,面對自己的真心還有另一半的負面情緒,決定劃清這一段關係,另一半卻捨不得放手。而我,也曾經深深的愛上一個人,當被判要放手的時候,也度過了艱難的時刻。

你可能生氣,不懂她怎麼捨得丟下你一個人先走。你可能不滿,明明兩個人不相配,為何他就是不肯讓你自由。離別那麼痛苦,不關是不是心甘情願,心會被撕裂,痊癒也會留疤。但我相信,那段分離前的時光,一定有美好的部分,會讓自己更明白一些事情,也會帶給自己成長。就算不是對的人,但我總不會後悔,自己遇見了那個人。他們讓我看見自己的愛、熱情、瘋狂、憤恨、悲傷與喜悅,那些一個人不會體會得到的情緒。感謝他們讓我更了解我自己。

Monday, October 19, 2015

都是暗戀

十二歲的暗戀,想跟他做永遠的好朋友
二十歲的暗戀,希望明天可以牽著他的手
二十八的暗戀,想要快點忘掉,認真找一個可以當老公的男朋友

Sunday, October 11, 2015

Dream-還可以再找到嗎

陷入G-DRAGON,特別被他個人的特色吸引。看著他能夠對自己夢想執著,從非常年幼的自己至今,一步步走過,竟然能夠對夢想如此堅持而沒有後悔。這種人那麼少,但確實也這麼耀眼。回頭看看自己,到底在做甚麼,未來要做甚麼,說實在我真的不知。這麼說應該又會被誰取笑吧。夢是亂七八糟的有過。說甚麼當護士、老師,明星夢也做過了。當初逃避似的來台灣讀研不想用工作度過自己的二十幾年華,我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做對了。或許我從來沒有讓自己真正作夢,所以為自己做出了這樣選擇,但在面對下一步,我還是那個想要繼續逃避的人嗎?我竟然說不出自己接下來想要做甚麼。

隨便找一份工作面對餘生嗎?找一個看似不錯的男人就讓自己嫁了嗎?

說要找份好工作的。但是興趣是甚麼,不然應該找到一份可以快一點賺到錢的工作?想要找個好對象的,G-DRAGON只有一個輪不到我,那麼愛情之外,在才華和經濟能力上多奢求一點的那個人不可能找到嗎?

還有沒有作夢的機會?有沒有選擇對象的條件?從鏡子看自己還是一面鏡子。我看不到自己。要去哪裡?我可以找到內心的自己,發現自己想做的事,不會陷入誰,羨慕誰,就莫名其妙地厭惡自己現在的人生(是的,我討厭現在的自己)。我也想要很有自信的活出當下活出自我。不想站在空蕩蕩的鏡子面前再無數次地覺得茫然。

DREAM-要去哪裡找?


Tuesday, September 29, 2015

記購到BIGBANG9/26演唱會身心障礙者票之來龍去脈 (文超長非喜勿看)

2015年9月24-27日,BIGBANG在台北小巨蛋舉辦了MADE世巡演唱會的台灣場。我也在這4天內的26號那一天,看了人生第一場演唱會。因為是近期內狂迷的BIGBANG,加上演唱會火爆進行,那一晚要說姊有多嗨就有多嗨。雖然是激動人心的一天,但要不是入門票一事,姊的第一次就完美了。

無可否認,這樣的不完美原因還是在於自己。要說真正難過,還不完全在於那個賣票者,而是看到了自己被騙的蠢樣子。為了提醒自己不要再犯下這樣的錯誤,以下盡所能的紀錄購票一事的來龍去脈。

8月中旬越來越喜愛BIGBANG,原來只是看看他們上過的綜藝,逐漸中毒至每日不時上網搜索他們的消息。9月7號,在網上溜達才發現原來BIGBANG即將在月底在台灣開唱(當然購票期已過好久)。心中一陣激動,一面跟朋友透露這個消息,想買票的心願也在心裡滾成一顆結實的球,從想去變成非去不可的念頭。於是開始瀏覽可以買到票的辦法,發現fb有BIGBANG演唱會求票區的粉絲頁。想說既然要去,就一定要買可以清楚看到BIGBANG的位子,但是VIP的位子實在是天價,搖滾區又擔心自己個子矮擠不過別人,最後鎖定紅色與紫色的區位,開始透過fb找人讓票。

紅紫區的原票價6800元。8、9號兩天,一直follow fb的讓票區,也詢問了好幾位讓票者,其中一兩位已沒票,另外還有出價7800元與8800元者,聊了一下知道是黃牛票,默默地拒絕,內心深覺無力。這樣的求票過程一時緊張一時難過,實在不太適合我這種老姊,心情嚴重受影響。中途幾次想放棄,忍不住跟朋友訴苦。朋友大好人,沒說二句就上網幫忙尋票。

9月9號中午,朋友說有line到一位賣票者,說是買了兩張紅色區的票,因臨時要出差所以決定讓票,而且票價比原來的便宜,只要6000元,不過是後面的座位。雖然因位子遲疑了一下,但不想買黃牛票,又只要6000元,很快就請朋友幫忙答應訂票。朋友連交易地點、時間都幫我說好,最後給了我讓票者L的手機號碼,讓我去做最後的聯繫好親自去拿票。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與解釋,想說也不過是拿一張票,我跟朋友說好用朋友的身分去跟L拿票。

9號晚上,我跟L約好8點在中壢SOGO外見面。見了面,L是女生,笑笑的看起來不像詐騙,我也沒有多疑。這時L把票拿出來,說其實她要賣給我的票是身心障礙者的陪同票。因為她母親很喜歡韓團(我覺得好特別)所以她還買了兩場,要陪母親去。不過沒想到演唱會那段時間公司派她到大陸出差,因為不去演唱會覺得可惜,所以決定轉售給喜愛BIGBANG的朋友。由於是身障人士的票,一定要有陪同者才能進場,同時也就是說,我需要她母親在場,我也才能入場。屆時她會請(半天?)假飛回台灣送母親和我進場再回大陸工作,而她母親在演唱會結束後,會有其他朋友來接她。是說我當時有多天真,竟然相信她,還跟L說「你也太孝順了吧!」這種話!現在回想都覺得說不定當時還被對方在心中暗暗嘲笑了。

L還說,因為是請人代購,票價會比較高。當時我一直沒想通(也沒想到身障票比較便宜),明明就是6800元的票,賣我6000元還說自己買貴了。後來我看到票上寫400元,就問L是怎麼一回事,她說自己也不清楚。我那時候想說阿姨也喜歡韓團應該沒問題,加上應該想要票想瘋了,又覺得一票難求,就給了錢拿了票,說好演唱會前再連絡好跟她母親一起進場。話說,給我票的時候還附送了一瓶玫瑰花酒,說是她的代購者給她的,她不喝酒所以轉送給我。(我要的是真心不是玫瑰花酒!)

一開始拿到票很興奮。然而回到家後,一直隱隱覺得不妥。原來不希望買票一事會影響心情,但第二天還是忍不住上網查了一下。不得了!原來身心障礙者的票還真的是以全場最便宜的票價加打五折的優惠來賣的。BIGBANG演唱會最低的票價是800元,所以身心障礙者的票只要400元,所以票上才會印400元!只要400元!400元!400元!

L到底從代購者那裡花了多少錢買到票我不知道,但讓我花6000元去買400元的票怎麼想都覺得不對。雖然還是在紅色區沒錯,是在紅色正常區最後一排的後面沒錯,還算是看得到BIGBANG們的沒錯,但是我還是覺得自己被騙了。

為了不想讓自己錯怪L,也知道她還有25號的票沒賣出,我還用自己的身份line了L,假裝要問票。結果發現L果然是想隱瞞自己買的是身心障礙者的票一事。我也試探地問說難道是身心站障礙者的票,她還不斷地問說我怎麼知道。當然我不想揭穿自己的身份,更不想跟她鬧下去,就沒再跟她多說。

到了演唱會那天,我已幾乎可以斷定她並非是無法去演唱會,而是根本利用母親殘障一事來買身障票再轉賣給他人。怎麼說呢

1. 9/25號晚上,我打電話給L約26號小巨蛋見面的地點時間。打電話的時間約是9:20,也就是BIGBANG25號場快結束的時間。L接了電話第一句話說「阿你們看完了?」很快發現說錯話後說再打給我。是說L的另外一張票是25號場,她讓票給我的那晚說,她25號看母親進場後還要搭飛機回大陸工作。但跟我通電的時候分明在等母親出場了。9:40打給我的時候還傳來捷運的聲音,應該是和母親搭捷運回家。

2. 9/26約好5:20在捷運小巨蛋站2號出口見面L和母親遲到了。害我差點以為花了6000元還被放鴿子。還好5:30的時候,L推著坐在輪椅上的母親出現了。一見面她就說要去幫朋友拿應援手幅,但是那時候已快開場根本沒找到派手幅的應援會。我就問她不是說還要趕搭飛機回大陸(怎麼還有時間找手幅),她說沒辦法答應了朋友(啊真要錯過飛機的話不是比較嚴重嗎?@@)

3. L把母親送入場後就離開。在等BIGBANG出場的時候跟阿姨聊了一下,發現原來阿姨根本不懂BIGBANG(L說母親喜歡韓星= =),之前還看過不少西洋歌手的演唱會(也是為了「陪人看」吧)。當大家一起唱完BB的「我們不要相愛吧」,我轉身一看阿姨已經在打瞌睡。演唱會結束後我幫忙把阿姨推到一樓。搭電梯下樓的時候還碰到其他身障人士,聽見另一位身障阿姨跟L的母親的對話說「你這次帶幾個人來?」(是有多少位身心障礙者需要靠這種方法賺錢?這樣真的很好賺嗎?)我離開前打了8次電話給L請她接母親L都沒接,阿姨說應該去找朋友了,還請我先回去。陪阿姨等了約10分鐘,我覺得自己已仁至義盡加上也要趕火車就離開了。心中猜想或許L害怕見到我才不敢接我電話不敢接阿姨。搭捷運的時候收到L的簡訊說L已經離開台灣所以會有朋友去接阿姨。(可是阿姨說L去見朋友?)

------

經過這次的事情,總歸而言,我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自己花了6000元買400元的票。畢竟還是紅區的位子,BIGBANG和團隊都很強,旁邊除了身障阿姨們幸好還有一位妹妹一起嗨,我也算玩得非常開心。我只是對L一開始沒有老實相告弄得很不舒服。曾經,我真心以為L是VIP,真心以為L只是沒辦法去演唱會,真心以為L是孝順的女兒,發現這都是謊言以後,我照著鏡子,才發現自己多麼天真幼稚多麼蠢,超級難過。

或許L她們家這麼做有她們的苦衷。我知道家裡有身障的母親不容易,看她與母親的互動我覺得她其實也是個孝順的女兒。但是在轉售身障陪同票這麼做不就是利用了社會給予身障人士的愛心和權益嗎?如果從一開始就告知是身障票,需要補助家用賣貴一些我應該都可以接受。但是對方卻利用母親的不方便來換錢這樣真的正確嗎?演唱會前看到L的時候,我真的很想這樣問,不過不想破壞氣氛,不想影響自己看BIGBANG的心情就忍住了。

暗下決心告訴自己以後不要那麼輕易相信他人了。
下一次BIGBANG或是GD再辦演唱會,一定要親自搶到票才行(握拳!)。